Cibee

目前主OW,主CP其實是麥藏麥,但目前沒寫過有關他們的中文作品(掩面)
沒什麼地雷,喜歡的是藏麥,76藏,R麥(攻受都無差)
作品大多都在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users/Cibeee

(76藏)Finding Comfort

半藏的唇在他的皮膚上烙下碎吻。

 

  莫里森在十分鐘前接近對方時心裡面的場景不是眼下這個。

 

  但當半藏的手扶上他的臉頰,臉輕輕抬起、雙脣微張貼上他的時,傑克心中沒有任何不滿的空間。他任務剛結束──一個他媽的糟糕的任務──他回到直布羅陀當下只想睡覺、洗澡或狠狠地揍練習室裡的沙袋,或狠狠地親吻在月光下的半藏。

 

  傑克最後還是只有直接回他的房間,時鐘顯示剛過凌晨,他迅速的洗了澡,倒在床上,思考自己是否應該要照著慾望走。但剛剛半藏在他弟弟旁邊,往二樓平台走去。半藏回頭看了他一眼,然後莫里森就被釘在原地。

 

  他看著兄弟倆離去,腳步輕柔,整個基地他只聽得到自己的呼吸聲。半藏的雙眼消失,金色的緞帶從轉角飄出來一瞬間。

 

  莫里森心情瞬間變得更糟。

 

  他想狠狠地揍沙袋,或狠狠地親吻半藏。

 

  他從床上起身,決定至少完成其中一件,因為今晚絕對不會和其他執行完任務的夜晚有甚麼不同,他不想繼續躺在黑暗中假裝自己可以睡著。

 

  他走出房門,心裡暗暗祈禱練習室裡不會有其他人,然後在看到練習室開著的燈光時嘆氣。到底到什麼時候,這個世界才能給他一點空間呼吸?剛踏上軌道的組織人力不足,每個任務幾乎都無法全身而退;莫里森自從到這裡後幾乎沒有好好睡過六個小時,現在他只是想消耗一些精力,他真的已經他媽的──

 

  金色的緞帶從門口飄出來。

 

  莫里森被釘在原地。

 

  然後--從門口出現,半藏的雙眼盯著他。然後--莫里森決定──今晚至少完成他其中一個慾望。

 

  他大步走向半藏,對方站在原地,無動於衷,任由莫里森扣住他的後頸,把他的臉往後傾,終於──終於吻了半藏。

 

  莫里森最初的想法是要狠狠地,用力地困住對方沒錯,他想要感覺到半藏在他的雙臂裡繃緊身體,聽到對方漸漸急促的呼吸,讓對方知道訓練了一輩子的島田半藏,也沒有辦法從他優勢的身體下輕易離開。

 

  想到這他就很不住想發笑,因為半藏的唇一貼上他的,莫里森只是貼著,因為光是這樣的觸感,就讓他壓抑了幾個禮拜的慾望靜了下來。

 

  半藏輕輕地吻著他,接著,他的唇移到莫里森的嘴角,在那裏停留了一下,接著,在他的上唇,接著,他的臉頰……半藏緩慢地在他的臉上落下零碎的濕吻,伴隨著低沉的呼吸。莫里森的雙手鬆開,移到對方的腰際收緊,半藏露出了一聲嘆息,雙手捧住莫里森的臉。

 

  這聲嘆息讓他想到幾個禮拜以前,他對半藏還處於不信任也不會接近的原則下,他在又一個失眠的夜晚在大廳遇到對方。

 

  半藏當時撐著額頭,雙肩下垂,眼神在地板的某處,明顯沒有聚焦在哪裡,他的衣著,頭髮和武器都整齊、沒有一絲凌亂,卻看起來無比疲憊。

 

  莫里森走到沙發邊,重重地坐在半藏旁邊的位置。半藏的身體因為沙發重量改變震了一下,但他完全沒有動、連看到底是誰的意思都沒有。

    莫里森狠狠地盯著對方的後腦勺,心中暗暗納悶為甚麼半藏連點反應都沒有。他的金色緞帶垂在肩膀上,上面的花紋在蒼白的月光下竟然讓他忍不住感到刺眼。莫里森想問為什麼他在這個時間不是待在自己的房間裡睡覺?你為什麼在這?你為什麼露出這個表情?你為什麼有資格在這個組織裡,和這些大半輩子為了他們的理想奮鬥的人一起,好像你沒有犯過你這輩子最大錯誤一樣?莫里森想問半藏,這些問題在他腦中嗡嗡作響,阻止他得到休息,妨礙他現在開口。

 

  「你連基本的禮貌都沒有,是嗎?」莫里森最後吐出,語調比平時還要沙啞,帶著一點憤怒。

 

  半藏終於轉頭看了他。 他的表情露出不耐,「禮貌?你才是那個不請自來的,不是嗎?」

  

        (莫里森有預感他不是在指現在這一刻。)

 

   莫里森狠狠地瞪了半藏,心中一部分希望自己戴著面具,紅色的護目鏡總是會增加壓力,即使莫里森有預感那樣對半藏也不會有效。

 

  「自從你加入,你只有被逼迫時才會出現,你不理會你的隊友嘗試釋出的好意,你永遠都皺著眉頭,像是──」莫里森深吸一口氣,食指和大拇指捏住鼻翼,眼睛閉緊,「──像你一點都不想在這裡!你──」

 

  他聽到一聲嘆氣。

 

  莫里森張開眼睛,預期看到半藏的臉因憤怒而垮下,但莫里森只看到一個比先前更疲憊的男人,眼睛直直地看著他,眉頭緊皺。

 

  「你是在說我,」半藏輕聲地說,好像有人在偷聽,他的身體前傾,呼吸噴到莫里森下顎上,讓他的臉倏然發紅,半藏繼續:「還是在說你?」

 

  莫里森吻了他。

 

  半藏的吻把他拉回現實,沒有被手套覆蓋住的大拇指輕輕摩擦著莫里森的臉頰,他緩慢、輕柔地親吻莫里森,牙齒輕咬他的下唇,舌頭淺淺地深入他微張的雙唇之間。

 

  莫里森張開嘴,左手重新扣住半藏的後頸,舌頭伸進對方嘴裡,在嘴唇交織的水聲中,半藏露出了一小聲呻吟。

 

.....

 

 

  結束後,半藏全身都在顫抖。莫里森花了一點時間按摩對方的雙腿和臀部對方才靜下來,雙眼半闔。

 

  莫里森看著半藏的頭髮撒在床單上,他的表情疲憊,但不是幾個禮拜前莫里森在大廳裡看到的那種:雙肩下垂,眼神空洞,神情無力,莫里森最清楚,那是他每天在充滿折磨的睡眠中醒來時在鏡中看到的臉。

 

  但半藏現在臉上有一抹微笑,幾乎看不到,只是嘴角稍微地往上,但這小小的一點卻改變了一切。

 

  半藏的手輕撫上莫里森的臉頰,他才發現自己也在微笑。

 

  他在半藏身邊躺下,內心清楚對方今晚會留在這,他閉上雙眼,感覺到半藏握住了他的右手。

 

  半藏開始輕輕按摩他的右手,手指輕捏手掌、每一根手指的每一個關節,從大拇指開始。莫里森覺得他一天的壓力隨著半藏的動作慢慢消失。

 

  半藏的按摩還沒結束,莫里森已經陷入他幾個禮拜第一次平靜的睡眠。



_------

故事中間有性愛描述,原文這邊有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7637677

76/半藏在我心中有一席之地,但可能是因為對角色的不了解(尤其是對76),或者是太久沒寫故事的關係,我這篇寫得又開心又痛苦……開心因為我真的想把腦中的場景寫出來,痛苦因為我覺得自己沒有把給他們他們應有的品質,但不管如何,至少我的手不會在發抖了

(在我的設想中)半藏和76都有自己的陰影,當76在心中提出對半藏的問題時,就像半藏回答的──那些也是他對自己的疑問。但同時半藏對自己也有相似的焦慮,他們為甚麼在那裏?他們是為了Overwatch戰鬥?他們的理念?贖罪?他們有資格在那裡嗎?
在這個時間點,雙方都犯下了他們最大的錯誤,對76來說,他和Gabriel的爭吵把他們兩人的心血搞垮,連帶傷害了許多其他的家人(對76和死神來說有許多ow的成員應該可以算上親如家人的程度吧);對半藏來說,他殺了源氏,無疑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。時間拉回現在,他們還對過去的錯誤耿耿於懷,76那晚看到半藏時心中突然意識到這個人可能跟他一樣──但出於原則,他把那股焦躁認定為憤怒,在幾個禮拜的無眠的沉澱下,他才漸漸理清自己心中的結,和對半藏的感覺。

這些都只是我自己對這兩個人相處的可能性的理解,想完之後覺得其實不知道有沒有ooc,大概有吧哈哈


评论(4)

热度(42)

  1. 玻璃自挂东南枝Cibee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