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ibee

目前主OW,主CP其實是麥藏麥,但目前沒寫過有關他們的中文作品(掩面)
沒什麼地雷,喜歡的是藏麥,76藏,R麥(攻受都無差)
作品大多都在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users/Cibeee

(源氏)

當源氏醒來時,眼前是一片空白。這點反而嚇到了他──認為自己應該是要看到一片黑暗。然後他又在心裡默默的嘲諷自己,二十五歲的極道少爺,在懂事後便被父親壓迫至大,被家族的長輩視為累墜,被哥哥視為……他想,他應該總過了會被一片沉默的白嚇到的年紀。他試著蠕動他的手指,發現甚麼都不在那裏。他試著說話,但他的舌頭沒有碰到任何東西。

 

「小心點,」一個女聲輕輕地說,在他耳中格外刺耳,「你的眼睛在手術後很敏感,我建議你還是把它們閉上。」

 

源氏閉上眼睛,眼睛、手臂、嘴唇──他思考半藏到底還帶走了什麼東西,也疑惑治療他的人挽救了甚麼東西?他還能吃東西嗎?他還可以跑步嗎?他還能玩電動嗎?

 

他還能流眼淚嗎?

 

「你……」女人又開口,但在一陣猶豫後便默默地安靜下來。

 

源氏想問她是不是治療他的人(治療,不是拯救。)他想問她怎麼找到他的,是路人嗎?是僕人嗎?是哥哥嗎?

 

其實源氏不必要問,前兩個與否對他來說不重要,而他知道最後一個的答案。

 

源氏感覺到甚麼東西滴到他耳朵上,得知了兩件事:他的耳朵還在,而醫生挽救了他流淚的可能。

 

源氏不常哭的,島田家的人不被允許哭泣的。但在那時,他任由眼淚沾濕自己所剩的臉頰和旁邊的枕頭,這時應該是被允許的吧?當你失去一切的時候。


评论

热度(6)